从非流利和笑来看克林顿和川普的首场总统辩论

This is roughly the same article as the previous one, in Chinese. 🙂

(这篇文章我之前写了英文版,这个中文版不是翻译,但是内容差不多。)

克林顿和川普的首场辩论创了观众人数纪录,据说当晚(九月26日)有将近一亿观众在电视上和网络上看了直播。 我周二早上一起来脸书上就被各种关于辩论的评论给刷了屏。作为一个研究语言吃饭的人, 我想也来凑凑热闹。作为观众,我们都以为我们给出的评判仅仅是基于他们表达的观点合不合理,回答问题有没有说服力,但实时上我们很多的判断是(潜意识下)被其他因素影响的,比如说话人的姿态,流利度,面部表情等等。所以我不来分析内容, 而来看看两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非流利和笑。

先来看看非流利。下面这张经济学人九月二十七日的漫画很好的总结了大家对这两个人的印象(我翻译了一下)。克林顿就像是一个刻苦努力循规蹈矩的好学生,考试前认真准备,考试的时候自信认真。川普就是个不走寻常路的捣蛋分子,不做作业不复习,到了考场上不会答题还是一副屌屌样子。克林顿一说话既是满分议论文,有理有据,结构清楚;川普说话稀里哗啦说了一大通,但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反正差不多是说他牛,克林顿弱。印象中,大家都觉得克林顿说话非常清楚流利,而川普正好相反。那么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cartoon

from the Economist, 27 Sept 2016, translated by me

我分析了首场总统辩论一个半小时种的非流利成分。先得说说非流利是什么。非流利≠结巴。在我们平时说话的时候,很多句子是包含非流利成分的,分这么几种:

1. 无声和有声停顿。在中文里有声停顿可以是“嗯”, “啊”, “呃” , 也可以是“那个” ,“这个”,“然后”,“就是”等等。在英文中,最常见的有声停顿是 “uh” 和“um”。

2. (不是专门用来强调的)重复,小到一个字,大到一句话,比如: “今天你-今天你准备去哪?”

3. 自我修复。我们经常会说错,可能是发音错,可能是用词错,可能是半句话说出来觉得表达的意思不对,所以就在没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停下来修复。比如,“今天你准备去看小王 – 呃 –小黄吗?”

4. 不完整句子。有的时候我们说了半句话 就不说了, 可能因为后半句不重要,或者改变主意 。比如, “今天你准备 … 我想今天去看小黄”.

这四种非流利现象都非常常见,他们体现了不同的思维进程。无声和有声停顿说明说话者思考下面说什么,专注于下一步的计划,而其他三种 (重复,自我修复,和不完整句子) 体现说话者在评估和修改之前的计划。那么这几种非流利,这两位总统候选人有没有中招呢?

我转录了每个人发言中的有声停顿,重复,自我修复和不完整句子,但是没有转录当两个人同时抢着说话的部分,因为两个人抢着说话的时候肯定有很多非流利。结果发现两个人的非流利总数其实差不多, 克林顿有53个非流利, 川普有67个 (这是绝对数, 川普语速快, 所以相对比率应该差不多) 。

types-of-dis-ch

不同的是他俩非流利的种类。川普有很多重复,自我修复和不完整句子;相比之下,克林顿有几乎没有自我修复和不完整句子,有个别重复和非常多的有声停顿。这些有声停顿不是均匀分布的,有时候她能连续说好几分钟,一个非流利都没有;有时候(比如谈到网络犯罪和伊斯兰国的关系时),每句有好几个有声停顿。比如:

CLINTON: Well, I think we need to do much more {F uh} with our tech companies to {F uh} prevent ISIS and their operatives {F uh} from being able to use the Internet to radicalize, even direct {F uh} people in our country and Europe and elsewhere. But we also have to intensify our air strikes against ISIS {F uh} and eventually support our Arab and Kurdish {F uh} partners to be able to actually take out ISIS {F uh} in Raqqa. {F uh} And we’re hoping that {F uh} within the year we’ll be able to push ISIS out of Iraq and then, you know, really squeeze them in Syria.

克林顿:我觉得我们应该做更多, 呃,和科技公司,呃,合作来打击伊斯兰国和他们的,呃,在网上极端化的活动,甚至是直接,呃,从我们国家和欧洲引诱人。但是我们也应该加强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呃,最终支持我们的阿拉伯和库尔德, 呃,盟友,以达到打败伊斯兰国, 呃,在拉卡省的基地,呃,我们应该希望,呃,在年内我们将能够把伊斯兰国从伊拉克赶出去,然后,那个,真正在叙利亚挤压他们。

相比之下,川普的句子就随意多了 (非流利因为词序的问题有时不好严格翻译):

重复:

TRUMP: New York — New York has done an excellent job. And I give credit — I give credit across the board going back two mayors.

川普:纽约,纽约做的很好。我给点赞- 给点赞这两个市长。

中间有插入的重复:

TRUMP: And Sean Hannity said — and he called me the other day — and I spoke to him about it — he said you were totally against the war, because he was for the war.

川普:而且肖恩 汉尼啼说 – 他前两天还给我打电话了呢,我跟他说了这个事 – 他说你你从来就反对那场战争,因为他自己是支持的。

自我修复:

TRUMP: They (left + fired ) 1,400 people.

川普:他们离开 – 炒了1400个人。

不完整句子:

TRUMP: The African-American community — because — look, the community within the inner cities has been so badly treated.

川普:美国非洲裔群体 – 因为, 这样说吧,这些群体在中部城市是不受待见的。

TRUMP: whether it’s — I mean, I can just keep naming them all day long — we need law and order in our country.

川普:不管这是- 我想说,我跟你说一整天 都说不完 – 我们的国家需要法律和秩序。

如果把时间分割成15分钟的片段,我们会发现川普的非流利随着时间慢慢增加,而克林顿的非流利只在60 到75分钟内很高。这个时段他们讨论的话题是网络犯罪和打击伊斯兰国。over-time-ch

 

那么,他俩非流利种类的不同说明了什么呢?有些人说川普说话说不清,说明他脑子想不清楚。这个观点并没有证据支持 – 没有研究表明非流利多的人智商就低。我觉得他们非流利的不同映射了两点。

1. 准备程度不同。说过多遍的句子是很少有非流利的。克林顿很显然好好做了功课,背了好多小片段。她很多很长的超级流利的段落估计都是之前练过的。而川普没有做功课,他自己也说了,当克林顿在家(准备)的时候,他在美国到处跑。 所以他的句子是当时现想现说,非流利当然多。

2. 交流风格不同。一个人说话,如果有很多的自我修复和说一半要换的句子,说明这个人说一句话之前没有计划好整句。他一边说话,他的大脑一边思考问题,不断有新的想法,所以需要经常改变之前说的内容。这样做的结果是让听的人很崩溃,觉得你说话乱七八糟,前言不接后语。但是这样说话的人的意图并不是要把清楚的意思传达到听话的人脑子里,他们说话是为了把脑子里想的东西实时的倒出来 – 这就是川普: 说自己想说的,管你听不听得懂。相比之下,克林顿只有有声停顿,为什么?有声停顿体现的对下一步的计划和思考。当她说一下没有背熟的句子的时候,有时候需要停下来想想下一个词是什么,下一部分句子怎么说。这种停顿体现了对听话人的重视,对她来说,我们能轻松的听懂是最重要的,所以有时她停下来计划一下 – 这就是克林顿:她主要关注的是观众对她怎么看,希望我们觉得她思维清楚所以人聪明靠谱。

 

再来看看他们的笑容。推特上有人说希拉里克林顿笑得太多,然后就有很多女权主义者出来骂,说你们这些男人对女人的行为评头论足,一会说她笑的不够,一会说她笑的太多。那么克林顿到底有没有笑得太多呢? 我转录了克林顿和川普两人的笑(出声不出声都算),克林顿确实笑得多!她一共笑了124秒,儿川普只笑了14秒,几乎十比一的比例啊!而且,克林顿的很多微笑都能维持很长时间,她最长的笑容是15秒。15秒!!! 她的笑肌不累吗?

不过,虽然克林顿相比川普笑得多,他俩辩论中的笑相比日常朋友间的聊天来说还是少很多的。在友好的聊天中,我们平均每十分钟会笑10到50词(大部分很短暂很小)。而在这次辩论中,每10分钟只有0.5次笑。在友好的聊天中,经常当一个人笑,另一个人也会笑 (共情的体现)。 而在这次辩论中,只有唯一一次两人共情的一起笑了。川普唧唧呱呱说了很多克林顿脾气不好的内容,等他终于说完,克林顿吸了一口气,说了个OK,然后笑了起来,还扭了扭肩膀,这时观众笑了,川普也给了她一个微笑:

clinton-smile-whew-ok

除了这次相对友好的“共笑 ”以外,剩下所有的笑都是基本表达了“哧,搞笑吧,说的跟真的一样”,或者是“您老居然会这样说,我服了你了”。 虽然两个人的笑表达的意思一样,他俩的笑看起来可是非常不一样。川普的笑一看就是“嗤之以鼻”的笑,只动嘴角,眼睛不但不笑有时候还翻个白眼。看看下面的例子:

1. 克林顿说:“他(川普)欠了华尔街和外国银行差不多6.5亿美元的债”,川普笑了。trump-smile-own-money-to-wall-street

2. 克林顿说“我非常惊讶川普竟然会把普京请进来黑客我们美国人民”,川普笑了。trump-smile-letting-putin-in

3. 克林顿说 “对于如何打败伊斯兰国,我已经提出了我的计划”,川普笑了。

trump-smile-clinton-has-plan-for-isis

怎么样,是不是一看就是嗤之以鼻的笑?但是克林顿可不一样了,虽然表达同样的意思,她的笑就好像大妈们遇到了多年的邻居,笑得亲切可人,笑得停不下来。看看:

1. 川普说“你能打败伊斯兰国?我真不信”,克林顿笑了,笑了10秒钟。clinton-smile-you-cannot-stop-isis

2. 川普说“她说的这些事情她完全可以在之前十年任职期间处理掉,但是她没有。因此如果她当选,她也不会来处理这些事情。” 克林顿笑了三秒钟。clinton-smile-they-wont-be-taken-care-of

3. 川普说“克林顿已经(在竞选上)花了两亿美元,可是我们还是结果不相上下,我几乎没花钱”。 克林顿笑了三秒钟。

clinton-smile-ive-spent-practically-nothing

克林顿的笑是不是很亲切?要是没有音频,我真能以为川普刚说了什么赞美她的话。川普和克林顿确实非常不同。他们的非流利数量差不多,但种类非常不一样。川普说话不计划,脑子里跳出来啥嘴里说啥(不过看来他脑子里经常想的是他自己多么的牛)。克林顿准备充分计划周到,说没有练习熟练的话时会小心又小心。他俩笑得也很不一样。川普不怎么笑,笑了也看的出他在对克林顿“嗤之以鼻”。克林顿经常笑,一旦笑能像奥运会的礼仪小姐一样甜甜的笑好久。可是她的笑表达的意思也是“嗤之以鼻” 哦。总之,抛开内容不说,从非流利和笑来看,川普自我,随意,不装,总统辩论这么大的事也不怎么准备;而克林顿认真,细致,每一步都想着观众的反应。谁好谁坏?那就是你们的决定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